当前位置:主页 > F伴生活 >

爱情里的颱风:「想太多」症候群


2020-07-23


图/Shutterstock

 爱情里的颱风:「想太多」症候群

你是一个容易被说「想太多」的人吗?你「理性」上也觉得这样很不好,但是脑袋就是停不下来,为什幺呢?

前几天我带了一场工作坊*,自己也获益良多,除了现场大家脑力激荡法想出各种方法来应对「想太多」这件事情之外,这大概是我唯一次比较有系统的整理这个问题。

其实,「想太多」背后潜藏的是「控制感」和「安全感」的议题。

想像「最糟糕的情况」,让你爽

你之所以需要一直想这幺多,是因为「如果我连最糟糕的情况都已经考虑到了,那幺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不会太难过、太意外。」

让我们来看看下面的这个经典的例子。

你男友把和前女友之间的聊天记录通通都删除了,当你问他说为什幺要把纪录都删掉,他回答:「我就是怕你乱想,所以才删。」

在这个moment,你脑袋里面除了生气和很想翻白眼之外,同时也闪过了非常多的小剧场,例如:

●所以他和前女友还有联络吗?

●如果还有联络,为什幺不让我知道?

●是不是两个人之间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是他们已经偷约出去过很多次了,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是不是还有什幺其他「我不知道的人」,他也如法炮製,用同样的方式处理?

●他还有什幺别的事情,偷偷瞒着我?

●⋯⋯(以下省略300种可能)

接着,你开始觉得焦虑、不安、兴师问罪、或者是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讲话、期待他发现,甚至考量过各种不同的回应方法⋯⋯不过,如果你仔细思考上面的种种「可能性」,就会惊觉这些可能性的源头都来自于同样一种恐惧——他会不会有一天丢下我?

三种爽,两种不同的控制

当你很害怕他离开你、很害怕他不爱你、很害怕最终你会变成孤单一个人,这时候你就会觉得很焦虑、很不安、为了化解这个不安,所以你试图从人生当中找到某一种控制感。大部分的人会採取两种方式来找回控制感:

1. 心理上的控制:设想各种可能,在你想过所有的可能,好的坏的都想过了,甚至连最糟糕的都想过了,你就会有一种心安的感觉,至少最惨的情形发生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很意外。因为对你来说,发生意外比起发生悲剧更悲剧。你年纪大了无法承受这种惊吓,所以你就绞尽脑汁想进各种可能性**。换言之,你只要开始「多多虑」,就会获得某种心安的控制感,这感觉太好了!所以下次你会持续做这件事情,这就是第一种层次的爽。除此之外,倘若最后事情的结果落在你的「小剧场清单」当中,你又会有第二种层次的爽,这个爽叫做「果然!我就知道!」

2. 行为上的控制:你可能会逼问他和前女友的关係、你可能会爬FB或IG,看看他们两个人现在还有没有互动、你可能直接限制或者是规定他和别人传讯息的时候不可以删掉,要给你检查、你可能直接跟他讨论、告诉他你的心情,就算他已读不回,但至少你知道他「读」了。不论你做了什幺,你都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控制感,这段关係的未来还是「可预测」的,所以在这里你又获得了第三种层次的爽。当然,如果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获得的「惩罚」比较多,或者是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感,那幺下一次你可能在「做出什幺反应」之前,又会有另外一波的多多虑(例如,不读不回、直接人间蒸发、大声对你斥责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不然你要怎样」、或者是完全不把你的需求放在眼里面,白眼你一下又继续打电动)。

总之,你透过这两种控制,找回某种安稳的感觉,多多虑就变成了你的好朋友,当你越不安的时候,你就会越想越多,然后透过这个「想太多」,暂时缓解你「被抛弃的焦虑」。如果你觉得上面这段话非常冗,那幺下面这张图应该清楚很多。

爱情里的颱风:「想太多」症候群

三个焦虑止步法

在过去很多的文章当中,我都有谈过类似的问题,你的多多虑,其实主要并不是来自于模糊的情境,而是来自于更深的、对于自己的没有自信,或者是对于这段关係的没有安全感。真正治本的方法,就是回过头来照顾你那个受伤的内在小孩,或者是找回自己安全感[1]。但如果现在你已经焦虑到爆表,还是有几个治标的方法可以参考:

爱情里的颱风:「想太多」症候群

1. 停下来,晚一点再想:有时候光是跟自己在内心当中喊一个「停」,就相当有用。你也可以设定食指的第一个指节叫做暂停按钮,当你开始多多虑的时候,用大拇指按一下让自己暂停。你可能会觉得很瞎会很难,但可以试试看,倘若有几次成功的经验,后续就会觉得更有成就感。

2. 接下来,或者是用录音的:如果你有记录东西的习惯,动笔写其实是很有用的方式,把你所有想到的可能都记录下来,就会发现很多时候你不是想太多,只是重複想同样的事情而已。如果你懒得拿出纸和比,那幺用录音的方式,或者是开启手机的记事本语音输入,也是可行的方法。

3. 退一步,转换时空:你可以想像你是旁观者,例如他传来的讯息(或者是他一直不读不回)让你整个人快要烧起来,你可以把手机摆在桌上,然后远远的看着手机,假装那是别人的手机,然后感受自己此刻的心情。这时候,通常会有比较理性的一些观点出现。或者是,你可以想像自己一年之后再回来看这件事,还会纠结你这幺久吗?

其实,面对它,撑15分钟也是一个方法。几乎所有的情绪都会有发生和消退的时间[2],多多虑其实就像是心理上的颱风,如果你选择不逃跑、调整呼吸,正面迎击,感受你的焦虑和担心,然后什幺都不要做,就让那个情绪出现并且流动过去, 15分钟之后,你会发现好像没有那幺焦虑了。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面对是很不容易的,那幺逃避、分心、做别的事情也是可能的选择,并不可耻而且有用。

五指摸头术

最后还有一个方法是改编整合自理情治疗、完形与现实治疗[3][4],叫做「五指摸头术」(搞得跟降头还是茅山术一样XD)。你可以一样拿出一张纸来记录,或者是用手机的记事本,问自己这五个系列的问题:

a.发生了什幺事?

b.天使的声音(想三种小剧场)

c.魔鬼的声音(也想三个小剧场)

d.过往你都怎幺做?结果怎幺样?

e.其实你可以怎幺做?你猜这样结果会如何?你觉得这个自己做得到吗?可以怎幺样修改成自己做得到的版本?

当你写下这五件事情,就不会只把镁光灯聚焦在「负面的事情」上面,也就是说你就有机会可以脱离恶魔观点,而去想到其他更多种可能。之所以叫做「五指」,那是因为当你很熟练之后,就可以不用拿出纸笔,直接伸出大拇指、食指⋯⋯依序思考一遍,做一个「有效率」的多多虑!

帮自己摸摸头

那为何叫做「摸头术」呢?是这样的,多年前一个心理师曾跟我分享一个故事,他说他有一个好姊妹很没安全感,在和男友讨论一些敏感话题的时候都很容易爆气,这个姐妹的男友问她说:「那我要怎幺样妳才不会想东想西、我们才能好好讨论?」结果她把男友的手抓过来,放到自己的头上说:「好了,你可以开始讲了。」

当年我听到这个故事真的觉得很可爱,也觉得哭笑不得。如果你也经常感到不安,经常需要有人帮你摸摸头,那幺可以试着练习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头上,当那个摸自己头的人。你可以选择在「五指摸头术」做完的时候,将右手放到头上安抚自己,也可以想像一个很温暖、很照顾你的人或者是宗教神祇,想像是他的手来摸你的头,鼓励你或者是安慰你[1]。

当你能够把安抚自己的权利找回来,儘管多多虑不会立刻消失,你也比较能自在地与它同在。

注解

*基于维护团体成员的隐私,工作坊的讨论内容是保密的,所以在这里仅列出一部分的课程内容。

**其实还有分成不同种「层次」的多多虑,例如你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想很多的人」,不只是在感情上,而是工作或者是其他层面也都会有很多小剧场,那幺「多多虑」可能比较接近你的特质或者是人格(Trait,可能比较接近缺乏自信[5]、或者是认同上瘾ref等等);如果你只有在「感情」上面很容易这样[6],那幺很可能是你的感情风格(Style,例如焦虑依恋);如果你和以前的情人相处都不会这样,和他在一起之后才这样,那幺有可能是这段关係的特性(因为他勾起你的不安),或者是你当前的状态(Status)。

海苔熊

延伸阅读

[1]吴姵莹(2017)。做自己最好的陪伴:找回安全感,让你内在小孩不害怕、不寂寞的疗癒五堂课。台北:远流出版。

[2]苫米地英人(2018)。情绪の解剖图鉴:99%的问题,都出在「情绪」!教你从37种情绪中「解套」的技巧。(「感情」の解剖図鉴)(林农凯译)。台北:枫书坊。

[3]Sharf, R. S.(2013)。 认知治疗 (马长龄、罗幼琼、叶怡宁与林延叡 译)。载于 谘商与心理治疗。(第 2 版,页 370-372)。 台北: 心理出版。

[4]Corey, G.(2013)。 认知行为治疗 (修慧兰、郑玄藏、余振民、王淳弘合 译)。载于 谘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中文第三版 2013年。(页 354)。 台北: 双叶书廊。

[5]尹洪均(2017)。低飞的自尊(宋佩芬译)。台湾:商周出版。

[6]周慕姿(2018)。关係黑洞。台湾:商周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