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T诗生活 >

祖孙三代4燻死‧梁辉宝痛骂消拯局‧“喊破喉咙没反应”‧不用云


2020-07-27


祖孙三代4燻死‧梁辉宝痛骂消拯局‧“喊破喉咙没反应”‧不用云(槟城23日讯)冬至大火燻死祖孙三代4人后,一夜痛失妻儿及母亲的唯一生还者梁辉宝,週四控诉霹雳路消拯局草菅人命。他说,火灾发生时,他不断呼喊指楼上有妻子儿女3人,楼下有年迈的母亲,但他喊破喉咙,消拯局仍无动于衷,也不愿使用云梯灭火救人。“消拯员的态度,就像小孩子在玩水,没有使用长梯灌水救火根本是不行的。当晚最长的梯子只有约8呎,而且还是向附近的成鸿杂货店借来用。”他还说,有关长梯也是花了约一小时的时间才借到。“事发当时,楼下的火势猛烈,当局竟不用长楼梯从高空灌水灭火,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妻子儿女即使不被火烧死,也会被浓烟燻死。”消拯官员记者会上不发言槟城大路后梁辉宝贸易神料中心是于週三凌晨2时半失火,57岁梁辉宝的76岁母亲林彩华、56岁妻子吴秀娇、次女梁丽虹和16岁独子梁孙益因逃生不及,受困火场而被浓烟燻死,唯独倒在后门的梁辉宝获救。梁辉宝週四早上被霹雳路消拯局传召到总部录口供时,在会议上提出控诉。陪同者包括他的58岁姐夫黄辉源和二弟梁辉源,而主持会议的高级消拯官员在面对梁辉宝的控诉时,均都默默不语,没有给予任何答覆。这场冬至大火发生后,霹雳路消拯局是于凌晨2时50分,才接到火灾通知,并于2分钟后即凌晨2时52分抵达灾场。当晚,附近不少居民都借出梯子和手电筒,义务协助消拯人员灭火。火势于凌晨3时05分受到控制后,消拯员开始戴上防烟面罩进入灾场展开搜查工作。凌晨3时25分,消拯员在店后的走廊找到昏倒在地的林彩华,但她在送往槟城医院途中去世。凌晨4时18分,消拯员在楼上的浴室发现三母子的尸体。讚亡妻照顾病母无怨悔两天来,梁辉宝没有睡觉,也吃不下,若不是亲友买食物给他,他根本不会找食物下肚。忆起妻子吴秀娇生前的点点滴滴,梁辉宝黯然神伤地说,自母亲患上糖尿病等疾病后,4年多来都是都是由他妻子包办清理母亲的粪便和小便,而且妻子从来没有任何埋怨。“她孝顺我的母亲,又照顾我母亲,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为免伤心伤身,梁辉宝表示在接下来的日子,他不愿再发表任何谈话。“人已经死了,要问甚幺,现在问吧,以后不要再问了。”梁辉宝的姐夫黄辉源也说,家属希望媒体给他们空间,不要再继续打扰他们。“这两三天来,他(辉宝)都没有睡,也吃不好,面对这样的打击,心很受伤。”由义消队救出火海据谷歌(Google)的网上地图,垄尾义务消防队从垄尾总部出发抵达灾场最短距离的路线为4.1公里,即9分钟路程;最长距离的路线,为5.3公里,即9分钟;霹雳路消拯局从总部出发到灾场,最短距离的路线,为200公尺,即14秒。不过,梁辉宝却披露:“救我出火海的人,是两名来自垄尾义务消防队的消防员。”梁辉宝週四早在青草园第42座组屋治丧处,向媒体澄清坊间的谣言说:“当晚是垄尾Bomba用电锯锯断后门的锁头,把我救出来的,这2位消防员都是华人。”他很感激垄尾义务消防队把他救出火海,所以,他必需釐清事实的真相,也避免有人造谣。“我被救出来后,就立刻告诉他们楼上和楼下都有人。”梁辉宝说,他的店里确实是有灭火器,但他人一慌张起来,有灭火器也没有用。“再说,灭火器也灭不了这样大的火势,根本派不上用场。”抵达灾场救火的垄尾义务消防队,虽然成功第一时间破门救出梁辉宝,无奈缺乏防烟面罩设备,无法闯入浓烟密布的火场,把睡在楼下房间的林彩华救出生天。梁辉宝的母亲林彩华,睡在楼下房间,而梁辉宝获知火灾后,即立刻通知母亲逃生,但他母亲不幸被浓烟燻昏,倒地在走廊。梁辉宝预买灵位伴妻儿“我的4位亲人已经不在了,我也预先在峇都眼冬骨灰塔多买一个灵位给自己,以后就4个人一起……”梁辉宝说,他的母亲林彩华将安葬在直落巴巷华人公冢,随同父亲坟墓一起。“至于我的妻儿女,他们3人的灵位将设在峇都眼冬骨灰塔,但我也会多买一个给自己。”梁辉宝4名亲人的葬礼,将于週日分别以火葬和土葬进行。其中,小辈的死者吴秀娇、梁孙益和梁丽虹是火葬,订于週日上午11点举殡至峇都眼东火葬场化,死者林彩华则于週日下午2点举殡土葬。疑电线短路引火患到底是电线短路抑或是囤货过量引起失火原因,梁辉宝坦言不清楚,但他相信火灾的起因应该是电线短路导致。“过去,租下这间大路后店屋营业4年来,曾经发生一次打雷跳电事件,但一路来都相安无事,不曾发生电线短路问题。”他说,为应付农曆新年的需求,他才引进这样多的货物。单单楼上的货物,就已经价值10多万令吉。”结束祖传神料生意相信是避免触景伤情,梁辉宝向媒体宣布,他不打算在原址重新营业,同时即日起结束祖传下来的神料生意。“我13岁做到57岁,已经不想再做下去,让它结束吧。我也不会返回那里生活。”他说,他将搬回位于苏洛班台惹雅的“公屋”和大女儿梁秀丽一起生活。这场大火,导致梁辉宝原本乐融融的一家六口,只剩下梁辉宝和未同住的大女儿。梁秀丽目前是和朋友合股开设服装店。房间物品不见家属报警大路后神料店火灾唯一生还者梁辉宝的胞弟梁辉进披露,家属除了希望消拯局针对救灾工作缓慢一事,给予一个合理解释,週四下午也会针对灾场房间抽屉内的私人物品不翼而飞一事,向警方作出投报。他说,事发后,家属发现,祖母林彩华及吴秀娇房内的木橱抽屉,已被人撬开,抽屉内的私人物品已不翼而飞,而且物品也撒落满地。“我们不是注重这些私人物品,只是不明白为何抽屉会被打开,私人物品会不见?”消拯员素质待改善他补充,家属并不确定抽屉是否被人强硬撬开,不过林彩华的抽屉向来是有锁着。”“我们在召开记者会后,将到百大年路警局报案,希望警方能够介入调查。”梁辉进认为,虽然至亲已经不在人世,不过家属还是希望消拯局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至于会否起诉有关当局,家属会在办完亲人的身后事后,再作决定。针对消拯局解释铁花封闭而不能入屋救人,梁辉进说,消拯员已能够打开屋子大门前的巨型锁头,为何无法撬开二楼的铁花呢?这让人感到费解。“即使消拯局延迟收到投报,但火灾现场距离店屋这幺近,难道消拯员没有看到大火,消拯员的素质有待改善。”此外,槟州行动党青草园支部主席张子超促请槟州政府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小组,以针对有关火灾展开调查,让整件事件水落石出。出席记者会的人尚有死者吴秀娇的弟弟吴桔晨等家属。‧2010.12.2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