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恵生活 >

你借书、政府付钱给作者和出版社,年底试办「公共出借权」有用吗


2020-06-18


出版业不景气,作家要靠出书赚钱更难,教育部日前表示,年底前将选定新北市中和的国立台湾图书馆及台中的国立公共资讯图书馆试办「公共出借权」,也就是当民众向图书馆借一本书,政府就付「补偿金」给出版社及作家,以提振国内出版业,但这样真的有帮助吗?

根据财政部统计,台湾出版产业销售值从2013年616.7亿元,逐年衰退到2017年460.64亿元,公共图书馆借阅册数却从2011年5700万册上升到2017年的7656万册。教育部终身教育司科长吴中益指出,就是当图书馆有书供借阅时,有些民众就不再买书,这对出版社不公平,由于书销量减少,也影响作家收入。

所谓的「公共出借权」(Public Lending Right, PLR)这个政策其实源自北欧国家,让政府与图书馆合作,每当民众向图书馆借阅书籍,政府便以此补贴作者与出版社。

北欧的丹麦率先在1946年实施,并于1992年列入欧盟法规,至今全球已有30几个国家推动「公共出借权」,包括澳洲、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冰岛、义大利、纽西兰、英国等,其中英国最活跃,也是积极扮演推动PLR的角色,欧洲是推动国家数最多的地区,亚洲目前则没有任何国家推行。

政大图书资讯与档案学研究所所长邱炯友在〈公共出借权之演进与发展〉研究中指出,补偿的方式各国有别,主要有5种方式:

    以图书馆的借阅次数 (Loans)为依据:英国是最典型採用此法的国家。 以图书馆馆藏册数(Stock)数(即含有所有複本数)为依据:罕用书与热门图书具有相同地位,专门领域与通俗畅销作者的收入也可能是相等的。 以馆藏图书书名种数(Title)计量;使畅销作家与非畅销作家的收入相同的,各权益人所获得补偿金皆不高,形式意义远大于实质,除加拿大外并不常见。 组合方式:以上述几种方式为基础,针对实际状况为考量而「混合」设计,例如瑞典以图书馆借阅次数为基础,又以图书馆馆藏册次计算方式增列图书馆的参考工具书 (Reference Copies)项目。 以申请要件拨予申请人不等额之补助款:被视为与国家文化政策配合之措施,例如芬兰特别对具有文学艺术价值之创作的作者或经济情况急需救济者做为主要补助对象,补助金额也有高低之分。

不过,代表全世界图书资讯界及其使用者利益的国际图书馆协会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 and Institutes, IFLA)曾阐明其立场是并不偏好(favor)「公共出借权」原则,并认为「公共出借权」将危害民众无偿取用公共图书馆服务。儘管如此,IFLA认为大部分现存的「公共出借权」体制对作者的文化和社会支援确实值得讚扬。

IFLA认为开发中国家不应建立「公共出借权」体制,以避免损及其他文化、教育建设。而且,「公共出借权」的行政资金不应来自于图书馆预算,而是由政府提供的文化支持,由政府提供独立财政资助。

「补偿金」从哪里来?比例如何分配?

中华民国出版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吴政鸿指出,出版业一直希望图书馆业一起推动「公共出借权」,不过图书馆一方面担心发放补偿金会排挤到购书预算,也担心外界因出版业产值萎缩又怪图书馆。

文化部长郑丽君昨(8)日则在脸书表示,建议「公共出借权」在台湾实施时,应以保障我国创作优先,酬金则以「馆藏借阅次数」计算。并因为教育部决定由国立图书馆先行试办,也与潘文忠部长取得共识,因教育部为国立图书馆主管机关,「公共出借权」之预算将由教育部另行编列,不会排挤既有图书馆购书经费。

教育部终身教育司科长吴中益表示,教育部会在1、2个月内成立专案小组讨论,并设定目标在年底试办。试办期间,民众只有到台湾图书馆及公共资讯图书馆借书,教育部才会补助出版社及作家。至于补贴多少钱?

去年文化部委託学者研究「公共出借权可行性评估」,学者以英国的单次借阅补偿,约新台币约3.3元,再分别以台湾的书价、人均收入,推估单次借阅可以3.2元、或将近2元计算。

邱炯友强调公共借阅权在英国早有先例,也是保障作家的福利制度之一,「我们呼吁政府说作家一定要维持最大部分的比例的占比(补偿金分配)」,也就是说作家至少要分到补偿金的50%,其余才给出版社。吴中益则表示,考量到书籍出版作者和出版社皆有功劳,到底哪一个方案会出线,目前还不确定。

你借书、政府付钱给作者和出版社,年底试办「公共出借权」有用吗

不过试办单位、国立台湾图书馆馆长郑来长指出,若真的要实施「公共出借权」,研究报告中建议若有补偿意愿须採「登记制」,但有些作者可能已离世或版权由后代继承,届时补偿金要归谁,也还有不少细部问题要釐清,且图书馆可能要再编列额外人力。

「公共出借权」真的有用吗?

时报出版社董事长赵政岷认为,即便实施「公共出借权」可能只会对少数畅销书作者有利。近年图书馆统计,最畅销的仍是金庸系列、其余则是哈利波特系列、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等,民众借阅大宗还是畅销作者,但更多的作者都只是小人物,也许对大多数作者来讲实质效益不强、鼓励性质较高,「可能只是一点补偿的感觉,对创作者意愿实质作用不大但聊胜于无。」

赵政岷反而建议,日前出版社力推「图书统一定价」没办法从图书馆落实,图书馆也一直以4、5折等低折扣在採购,如果可以提高到7、8折,对作者也是好事一件。

大块文化公司董事长郝明义曾建议,应参考法国做法,也就是「朗恩法」(Lang Law),限制新书在出版两年内的销售折扣最多只能是5%,换句话说,基本上就是定价销售。

身兼作家与出版社负责人身分的陈夏民也说,图书馆跟出版社採购时就是折扣关係,从源头来看就没有利润了。所以,图书馆在採购时若能提高价格,会比事后经由出借,再用补偿金机制回馈,效果更为直接。因为单就借阅的补偿机制来看,一本书要被借出很多次,这些零头补偿金才能补偿到原书价值。

对于台湾要推行「公共出借权」,中华民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国立台湾师範大学图书资讯学研究所教授兼图书馆馆长柯皓仁在〈「公共出借权」的美丽与哀愁〉一文中指出,最理想当然是纳归用《文化基本法》下,并订定《公共出借权专法》,不建议将「公共出借权」置于《图书馆法》第7条,因为与IFLA的立场有所抵触。

但日前立委苏巧慧及张廖万坚开记者会表示,将提案修正《图书馆法》,纳入「公共出借权」概念,要求政府编列预算,补偿出版品提供无偿借阅(如图书馆借阅)的报酬,有了法源之后,再针对相关细节进行讨论,包括要补助谁、比例多少、哪些人适用等。

延伸阅读:

你家隔壁就是图书馆!北市逾700万藏书开放三大超商借还书 「带书去旅行!」全台近3000间全家超商开放还书

上一篇:
下一篇: